我们的使命

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 24小时野生动物救助电话 010 87899891

2015.11月24日-4

灰鹤


在我脚下的土堆上还覆盖着一层薄厚不一厚的积雪。刮了一夜的大风,还给了昨天还是白茫茫一片的土地原本的颜色。一阵阵诡异角度的强风袭来,让我好几次险些从土坡上歪下去。望远镜里远处变换的场景中,交替出现的枯败的杂草,快速转动的风车,和一排排灰色的枯树枝桠极度的干扰着我的视线。虽然戴着厚厚的手套,我也正在感觉到……我正在感觉不到我的手。

IMG_8881

在哪里呢?这么冷的天气你们会在哪里休整呢?要是我的话?我会进枯树林子里面避避风吧……我试着揣摩它们的想法。多注意那些树林下面啊,它们也许会在林子附近避风的。在我左前方的站长李理提醒我。这跟我的想法近似,但又不一样。我忍不住好奇的问到为什么是林子附近?会不会在林子里面?一段短暂的沉默。赫,快看。你的三点钟方向,是不是天鹅?冰冻湖面上。

天鹅。这个名词让我顿时兴奋起来。我的印象中往年这个时间天鹅应该已经全部离开了,怎么现在还能观测到天鹅呢?顾不得多想,我把望远镜往调整到冰面上慢慢观察。不敢移动太快,因为我知道在望远镜中天鹅只是一个小小的白点而已,如果不仔细观察并不容易发现。果然,在冰面的右侧发现了三个白色的点。它们在大风中静止不动。到底是冰面的反光还是天鹅?距离实在有些远。加上反光的冰面让我不能确定望远镜中的到底是不是天鹅。天鹅通常都是以族群迁徙,不会只有两三只而已。

IMG_7063

想到这里,我把望远镜继续慢慢左右移动观察。不会错了,是的。是天鹅我能感觉到站长说话时在强力抑制着自己的兴奋。没错。望远镜中远处冰面右侧的尽头处错落有致的排列着一片白色。有些个体靠近远处的荒草,颜色的反差能够让我勉强看清了它们的全貌。大风中的它们并没有因为强风和寒冷蜷缩起来,仍然泰然自若的昂着头休息整顿。但就算在这么远的距离,我也能感觉到他们并没有因为恶劣的天气而怠慢放松,反而更加的警惕。积极恢复体力,准备着飞往下一站栖息地时机的到来。大概一百只左右由于太远,我只能估算出大概的数量。好,咱们去离它们最近的投食地点。这是掉队的。等风停了,明后天他们就要出发了,在它们离开前给它们加点粮。李站长一边说,一边去发动越野车。由于冰面没有冻实,我们不能徒步过去。只好开车绕道而行。

2015.11月24日-21

就在上星期,刚刚入冬便下了一场大暴雪。这个时间正式候鸟迁徙的高峰期。我们在这里观察到大量迁徙的灰鹤,这样的天气给这些候鸟的停留觅食带来了极大影响。大部分只好选择少做停留继续饥饿前行。有些带着雏鸟的队伍不得已只好掉队恢复体力。虽然焦急,可我们并不能当时进行投喂。因为科学的投喂需要7天后才可以进行,不科学的投喂很可能让雏鸟依赖停留,那样很有可能会被日渐寒冷的天气冻死。

B26I3823

时间临近中午,风渐渐小了些。颠簸的路面上,后备箱里我们准备的玉米粒伴随着车身的摇晃沙沙作响。这时从投粮目的地的上空飞过一队灰鹤,它们抵御着寒风,成人字形。飞行的明显比以往吃力一些。盘旋过后径直落到了远处的一片树林后面。这就是我早上一直在极力寻找的观测目标灰鹤。正如它们的名字一样,这些大型涉禽通体灰色。它们在迁徙路上会选择接近他们的保护色的栖息地。这样一来在杂草树木的掩护下,使远距离的观测更加有了难度。我突然想起了在刚才的疑惑。不禁问道为什么灰鹤和天鹅不去树林里面避风?李站长解释到天鹅灰鹤属于大型鸟类,他们起飞需要足够的上升力,甚至需要助跑。如果在林子里面休整,一旦危险到来。就算是光秃秃的树木枝桠也会阻碍它们的起飞路线和限制他们的飞行高度。不便于它们脱险

B26I4602

这些可爱的大鸟是如此的聪明,灵动,坚强,团结。顽强的毅力和生命力让它们在迁徙的路上一代代繁衍生息。虽然并不能亲眼看到它们过来觅食。但是看着我们在投食地点的雪地上泼洒的玉米粒和白菜碎,我们的使命感和成就感丝毫不减。吃吧,孩子们。补充好体力,去追上大部队。来年回程我们再相见。



                                                                            巡护员 杨赫



网站首页    黑豹日记    我们的使命

快速导航